a a a a a a a a a a a 抚松县食疗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抚松县食疗

府谷县社区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月2日刊登题为《在奥巴马卸任后重振美国雄风》一文。作者为美国前助理国务卿、传统基金会研究员金·R·霍姆斯。文章称,过去7年,美国见证了基于一个根本问题的史无前例的实验:如果美国放弃传统的领导角色,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别忘了,这是奥巴马总统新对外政策的关键所在。他信誓旦旦要用一种全新的方式与世界打交道——即我们将与敌人“接触”而非对抗。

美地位衰落

文章称,今天的世界远比奥巴马上任时危险得多。全球恐怖主义戏剧性崛起。中东战火纷飞,动荡不断。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非但没有“结束”,反而是久拖不决——就伊拉克来说,形势远比奥巴马2009年接管时糟糕。我们现在面临的恐怖威胁可以说即使不比“基地”组织鼎盛时更严重,也跟那时一样严重:“伊斯兰国”组织更加邪恶,控制着地盘,甚至还有政府;就恐怖分子的藏身之地而言,构成的威胁比2008年更危险。俄罗斯和中国也比2008年实力更强,威胁更大。美国的朋友和盟国感到慌乱和害怕。美国的敌人明显胆子更大。

奥巴马希望建立新秩序,遗憾的是,美国在其中可能无法获胜。这是一个不对称战略环境,美国的对手获益巨大,占了美国的便宜——而且它们自己付出的成本相对很低。实例不仅包括伊朗核协议,还包括奥巴马的“重启”与俄罗斯关系政策。伊朗核协议让德黑兰收获了巨额意外之财,而在10年或15年后(如果不是更早)就可以不受制约地继续搞核武器。奥巴马的“重启”与俄关系的政策是一个重要证据,为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及其代理军队入侵乌克兰东部铺平了道路。

搞乱“搅局者”

文章称,美国必须彻底改变奥巴马与世界打交道的方式。奥巴马留给美国的世界充斥着各种新势力,它们不仅企图威胁美国的安全,而且还企图破坏美国帮助建立的国际秩序。俄罗斯、伊朗、“伊斯兰国”组织甚至中国正试图用新的动荡来取代旧秩序,那样一来,它们就赢了,美国就输了。

文章认为,扭转这一局面的唯一途径是:搞乱搅局者——即想要扰乱美国在世界上发挥领导作用者。美国应该想方设法使现在有利于俄罗斯、中国、伊朗和“伊斯兰国”组织等势力的情况发生反转。换句话说,美国需要增加它们对抗美国的成本。从短期来看,挑战它们,美国将付出更大代价,但是从长远来看,美国将节省成本,因为威慑比让步更管用。如果不这样去做,和平的代价只会增加。

文章称,美国在选择战斗时必须非常谨慎——但是一旦作出选择,就必须取胜。在选择对抗时,美国不仅要考虑具体的战术问题,还应该考虑是否符合某个更大的战略目的。将它们作为能够使战略曲线向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弯曲的拐点进行考虑。美国必须一直将整个曲线以及所有点如何组成一个整体装在脑子里。

关键的“拐点”

这样的拐点有四个。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拐点是摧毁“伊斯兰国”组织。彻底打败它是必要的,不仅要保护家园免遭恐怖主义袭击,而且要扭转中东面临更多战争和动乱的趋势。只有美国战斗部队大量增兵打击“伊斯兰国”组织,这一目标才能实现。

第二个拐点是筹划挫败普京在乌克兰的冒险行为。他能否成功关系很大。如果他得手了,他可能将手伸向波罗的海国家。如果他失败了,那就证明他企图改变欧洲国际秩序的策略行不通,而且也向俄罗斯人民证明冒险主义没有好处。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可能得到一个跟苏联领导人在1979年侵略阿富汗失败后同样倒霉的下场。

第三个拐点是,美国必须扭转有利于伊朗的战略倾斜。如果不加以扭转,这将导致更多的战争和流血甚至可能出现核军备竞赛。这需要下任总统尽快推翻伊朗核协议。对于渴望恢复与伊朗经贸关系的美国盟友,必须告诉它们,它们必须在伊朗和美国之间作出选择。如果别无选择,它们将选择美国。

第四个拐点是,美国需要明确对北京指出,中国领土扩张主义将不会作为“新型大国关系”规则的一部分而得到认可。这需要美国对中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政策,并在东亚大大增加海军部署——远超奥巴马“再平衡”或“转向”亚洲政策的力度。加强对该地区反对中国海上领土主张的盟友的支持也很有必要。

采取这些行动可显著改变奥巴马留下的外交局面,可以展现美国领导人的新风格,显示对美国和盟友所面临的重要问题的战略关注,向美国的朋友表明美国是可靠的,向敌人表明美国不可欺。

文章称,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将证明奥巴马的实验结束了,美国将重操超级大国旧业。

府谷县社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